《泣血長城》發佈會現場。
  中新網北京11月20日電(上官雲)近些年來,隨著各種文學體裁的發展,曾經有“文學輕騎兵”之稱的報告文學一度遭到冷落,但仍然有一些作家堅持創作,紫金便是其中一員。近日,她的最新長篇報告文學《泣血長城》在北京舉辦研討會。包括中國作家協會副主席何建明在內的眾多評論家各抒己見,從作品特點、文學題材等方面對其進行了詳盡的分析。
  成書過程:歷時四年採訪387人 以採訪經歷呼應人物
  《泣血長城》是大連女作家紫金以2010年大連“7•16”特大原油火災久遠為背景的長篇報告文學,描繪一批在危急時刻冒著生命危險救援火災的公安民及武警消防官兵形象,同時抒寫了一個個動人的悲愴故事。為了完成此書,紫金在四年的時間內採訪387人,實際見面談話的人更多,走遍大連市十幾個參加救援的單位,付出常人難以想象的精力。
  “其實文學(的魅力)不在於題材而是內涵。我把這部報告文學當做唱片小說去創作,以採訪經歷呼應人物,用一個一個任務成立章節,而不是順著故事去敘述。”紫金錶示,採取這樣的撰寫方式,當整部作品結束之時能夠使讀者對整個世界有個清晰的認識。
  中國出版集團管委會副書記、文學評論家艾克拜爾•米吉提在拿到《泣血長城》後第一時間閱讀了這部作品。文中對公安題材的描述讓他感觸非常深刻。他分析,這部作品之所以具有深刻的感染力,一則作者從一個警察、母親的角度來敘述故事,感染力極強;而是採訪深入扎實:歷時4年搜集387人的故事。
  “這不像我們寫小說,一個小時內便可以讓一個人生或者死。而有了這樣採訪的(作品),視野開闊,敘述自如,在講述一些緊張事件的同時,又能回到歷史文化上一些人物的命運,這樣的寫作方式也是一種探索。”艾克拜爾鄭重的表示。
   何建明:《泣血長城》好在“入情” 報告文學要註意“思考”介入
  中國作家協會副主席何建明對公安文學也十分熟悉。早在上個世紀80年代,何建明便開始寫這個題材,第一部電影寫的也是“公安”。何建明透露,在犧牲的公安幹警中消防隊員非常多,場景也很慘烈,一般人很難接受,“我們寫這樣的文學作品、特別是公安題材,這是中國作家義不容辭的寫作任務。”
  在何建明的眼中,每一個公安戰線的英雄都是一個最好的“文學財富”,而紫金的作品就存在這樣的好處:將自己代入,細膩入情而有張力,容易拉近與讀者的感情。
  “從作家的角度思考,我們的寫作仍然有一個遺憾。”何建明同時指出,當一部作品創作完成後,(更深入)的思考特別重要,“文學的價值不僅僅在於敘述事件和人物。我們有很好的故事,在作品中既要表達作者的一些情感,包括報告文學作品在內,在寫的時候就要註意獨特的強項,即情感與思考的介入,如果能夠做到,(作品)便可以超過新聞宣傳。”
  “實際上在和平時期,公安題材超過軍事題材,群眾很愛讀。公安系統也有不少作家,我相信公安文學應該在整個中國文學大軍中成為非常重要的‘方面軍’。”何建明稱。  (原標題:作協副主席何建明贊《泣血長城》“入情”(圖))
創作者介紹

藤製傢俱

kg32kgdis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