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  波
        最近,四川省南部縣縣委書記在當地“春晚”上的二胡“才藝”視頻躥紅網絡,因為演奏難聽並且是跟交響樂團合作,遭到一片吐槽。乍一看,批評這位“二胡書記”似乎“無可無不可”,不就是有點兒個人愛好嗎?
        其實不然,這裡面有兩個最基本的問題:第一,群眾對“二胡書記”的評價,是基於政績而非藝術;第二,觀眾對“書記二胡”的品評,是基於藝術而非政績。像這位縣委書記這樣勇於公演“炫技”者,事實上是自己把自己推上“囚徒困境”,造成了政績標準和藝術標準“打架”。即便您二胡藝術果然高深,可在任上大肆炫耀,是否有把大量時間精力用於“私嗜”、“不務正業”之嫌?問題還在於,人們到底是用藝術標準評價你的政績,還是用政績標準審視你的藝術?因此,結局必然尷尬:您拉的是二胡,丟的可是民心。
        況且,為欣賞這一曲“書記二胡”,合演的交響樂團、助演的多人合唱隊,台前幕後的工作人員,可都不大像那些自費自娛的廣場大媽,公共文化資源耗費和演出成本“有木有”?更關鍵的是,透過這樣一位“二胡書記”,人們或許難免會尋思:這個活色生香的文藝“秀場”,是否是當地仕途“官場”的翻版?這種“臺上演,臺下贊”的政治生態,是不是如此這般天天在公演著現場版?
        放眼當下,政治生態、經濟生態和社會生態,都尚未達到理想狀態。但中國自古就有“以吏為師”的文化道統和社會慣習,時至今日並未改變。官員私德的公德化,與官員公德的私德化,成為中國政治生態中很特殊但極重要的現象。而且,政治生態對於經濟社會生態的牽引作用不必待言,公職人員特別是領導幹部甚或直面嚴重的“角色超載”問題。
        縣委書記作為施政體系“最後一公里”沿線的主要責任人,集“父母官”“服務生”“救火員”和“當家人”等角色於一身,其所要擔當的社會壓力、職業壓力可想而知。其實,這既帶來“施教化,倡德行”的主場化優勢,也伴生“嚴自律,強他律”的苛責化監督。越是在這種情況下,越是要謹言慎行,越是要克己奉公。與其用“權力化神曲”占據大舞臺中央,不如把有才藝的群眾請到聚光燈中心;與其想靠“藝術”贏得陣陣掌聲,不如靠實幹換來人們在自己身後的默默相隨。
        正如習近平在文藝工作座談會上強調的,文藝要以人民為中心。這是專業的文藝工作者立身之本,也是公職人員中業餘愛好者的學藝之要。藝德大如天,官德無小事。如果再聯想到落馬的“著名書法家”胡長清、“著名攝影家”秦玉海等人,不能不提醒我們的公僕:不可不在這些“私務末節”上慎而又慎。常言道:臺上一分鐘,臺下十年功。“為人民服務”的舞臺早已啟幕,您準備好自己的“彙報演出”了嗎?▲(作者是中國社科院中國廉政研究中心副秘書長)
(編輯:SN090)
創作者介紹

藤製傢俱

kg32kgdis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